河南车网 |  | 购车QQ群:339523925; 广告业务:18638290033 ;联系QQ:380691300 ;新闻QQ:1002345041    
汽车搜索
河南车网 > 车网直播 > 车友小说:“酒杀”黄霸天

车友小说:“酒杀”黄霸天

新闻来源:河南车网 编辑: 发布时间:2014-08-12 16:41:08 评论:

      孙伟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酒 杀”黄 霸 天

 

 一:讹 壶

 

阿四在黄寺村是个人物,能说会道,眼皮儿活,谁家有个婚丧嫁娶少不了他的掺和,跑个腿儿,张罗应酬,那是绝对放心的主儿,要说一方地面上也离不了这样的人,想当年日本鬼子占领下的各村“维持会长”就有他这种功能。

黄寺村里有个黄天,年龄60开外,不是善类,仗着年轻时学点武功在村里横行霸道,欺男诱女,人送外号“黄霸天” 。

曾有个后生也会些拳脚功夫,看不惯他的霸道,就在村中心一开阔地儿向他摆下“擂台”,不少村民都来助阵,希望后生能打败南霸天,灭灭他威风。不料,后生功力不够,没两个回合就让黄天一个大背就摔了个仰马叉,黄天阴狠,又踩到他小腿上暗一使力,弄断了他的小腿。

从此后生见他就躲着走,村里人也更怯他了,黄天更得意了,走路都快成“横”的了。

阿四和黄天也有一笔旧账未了。原来,阿四祖上传了一把玉壶,据说是清晚期的东西,价值不菲,传到阿四这儿他是倍加珍藏轻易不示人,曾有人出两万都没出手。黄天多次缠着阿四说要看看东西,绝无他念。阿四被缠不过只得让他看,不想这一看就看出事儿了。黄天眯着眼睛端着壶左看右看、上看下看,足足有十分钟后才惊讶地说:“这和我家里的那个壶咋恁像啊。”阿四心里咯噔一下,升起不祥之感。

果然,黄天说要拿回去比对一下,看是不是一对儿,说完转身就走。“我的壶,别拿走,别拿走。”黄天哪还听他喊,疾步奔家。

阿四腿脚慢了些,等他赶到黄家时,黄已坐在堂屋椅子上了,手里拿着壶。 “看你那小气样儿,我会要你的壶?就是逗你玩呢,我哪有这宝贝啊?还给你!”

阿四小心拿过壶,感觉异样,和原来的壶确有些相似,但绝不是自己的壶,他急辩道:“这不是我的壶,我的我知道啥样儿,别开玩笑,黄叔。”“什么不是?我才进门难道会变一个壶?你小子想讹人不成!”

此时,黄天凶眉立竖,牛犊子眼瞪得吓人,阿四一看要不妙,加上没有证人,再力争怕没好果儿吃,好汉不吃眼前亏,他只好讪讪地说:“我回去再好好看看,别发火。”“不送!哼哼。”黄天倒像受多大的屈一样火气未消。

阿四吃了个大哑巴亏,祖上传的宝贝也没了,在家气得窝了几天,换谁都咽不下这口气,他还是忍了,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他在等机会。

[!--empirenews.page--]

 

二:淫 媳

 

黄天爱调戏别人小媳妇。

自打老婆死后,就再没女人跟他,一是好人家都知道他那德行,谁敢嫁他;二是他年龄不小,没有合适的女人跟他。他就一直这么悬着,没事经常挑逗别人的老婆过过瘾,为这村里不少男人对他恨得牙痒痒,可又敢怒不敢言,真想弄死他,这是众人嘴里常说的一句,但仅是说说。

    他儿子黄晓没传承他的基因,瘦小懦弱脾气面。黄晓妈死得早,孩儿一直跟着他长大,但脾气个性完全不像他,这让黄天心里一直不爽,觉得自己咋会生出个这种呢?儿不咋样,娶个媳妇小翠倒像百灵一样,人长得似“豆腐西施”,家里家外一把好手,对她的小丈夫也算照料周到,基本不用他操啥心,家里有个小烟酒铺顾着开销。

不知什么时候起,黄天那双淫邪的眼睛瞄上了小翠。叨不着外面的腥,黄天就把眼睛扫到自家。望着小翠那丰满的身段,他不时地咽着口水。老实说,他从来就没有把儿子多当回事,父子情对他来说就是一个概念。儿子又如何?对他来说,自己的欲望是最大的需求,乱伦什么的他不懂也不需要懂,他就知道什么叫活在当下,别的都是浮云。

一个电闪雷鸣、大雨瓢泼的夜晚,黄天事先把儿子支到县城亲戚家办点事情,让晚上不要回来了。当晚,自己喝了半斤当地产的“金梁玉液”,推开媳妇的屋门,悄悄爬上了床······小翠猛然惊醒,张口欲喊被一把捂住:“甭叫,你就帮恁公爹解决一下生理需要吧······”他练武之人,虎背熊腰,小翠哪能抗得过他,很快就被制服了,乖乖成了他的菜。

事后小翠哭着大骂他畜生不如!黄天无赖地一笑:“咋那么多穷讲究,人生在世享乐二字,想当年唐玄宗还睡他儿媳妇呢,不一样嘛,看开些。”

小翠咽不下这口气,回头告诉了丈夫,谁知他听了,喏喏地低语道:“我能咋办?他是俺爹,你以后躲着他点妥了。”小翠气得扭头出去了。

有了一次就想二次,黄天首次得手,看儿媳没多大反应,最多对他怒目而视,儿子对他爱理不理,知道没多大事了,暗喜。趁着儿子几次不在家,又逼小翠淫欲了几次。他认为儿媳不喊就是默许,儿子不说,村人不知,何乐不为?但他不知道小翠的怒火在升腾,在可怕地燃烧着,在寻找着报复的模式。

[!--empirenews.page--]

 

 三:酒 计

 

黄天爱喝酒。

年轻时他一次能喝2斤白酒,这是他练武留下的印记,村里人无人能喝过他,也是他炫耀的资本。随着年纪大了,酒量也不如以往了,但是一顿喝个半斤八两的是正常,而且每天必喝。

长年累月的喝,使他患上了严重高血压和酒精肝,农村不讲究,不是头晕的很了,一般不吃药。他也如此,小翠观察到这一点,决定从此处下手。一个暗藏杀机的计划形成了。

这天,她邀阿四到家里喝两盅,阿四乐颠颠儿的来了。“嗬,嫂子,今儿个啥好日子啊,让恁四弟有这口福?”桌上的几样小菜让阿四喜开了怀,他伸手捏了个猪耳朵塞进嘴里,有滋有味地嚼了起来。

小翠陪着阿四喝了几杯,就笑眯眯对他说:“兄弟,拜托你个事儿咋样?”“尽管说,嫂子,啥事儿?”阿四狡诘地笑了笑。他心里来的时候就嘀咕,平时不怎么和他多打交道的小翠怎么今天想起来找他喝酒呢?肯定里面有瓤儿,

农村里的能人凡事多爱权衡一下,对自己有利无利先在脑子里转个北京天津来回,想好应对之计。今儿这事儿他到没想出个子丑寅卯来,她老公公“威震天下”,没人敢打她的小九九,有事避还来不及呢,谁还敢找事呢?

“嫂子,你说啥事儿,只要我阿四能办绝无二话。”阿四又拾起了话头。小翠正了下神情认真地说:“兄弟,你看啊,俺老公公岁数不小了,身边也没个老婆伺候,我吧虽说是个女人可料理些家务,但毕竟是儿媳不方便。我想呢,以后请你常来家陪老爷子喝几杯,给他解解闷儿,你看咋样?”

阿四没想到是这样,他本想发火回绝,但转念一想,里面可能有蹊跷,另外,夺壶之恨还没结果,这也许是个靠近黄天的好机会,说不定慢慢可以找到真壶。另外他隐约感觉小翠和老公公之间有事儿,那还是一次黄天酒后话多,在众人面前吹牛偶漏出话音,别人没太在意,但阿四是谁啊,风没吹草就想动的人,他一琢磨就清楚个八九了。

他反应快,马上就坡下驴:“没关系,嫂子,这点事我能办到,不就陪老爷子喝酒吗?这活儿我接了!”

我接了,看这词儿用的,要不说是能人呢,占了好处还得让人觉得是承他的情,他把这当买卖了,不过小翠心里这本就一桩买卖。

[!--empirenews.page--]

 

 四:联 手

 

以后阿四就成小翠家的常客了,每天晚上陪黄喝几盅。黄天起先还对阿四有戒备,对他热情相陪有疑心,小翠道明缘由,阿四也对当年的玉壶事情赔礼,说不该错怪黄叔,险些伤了和气。他架不住二人抬,就晕乎起来,不加戒备了,大酒随便喝,也把自己的做人理念告诉阿四,还有他年轻时候做过的种种恶事全当酒后谈资了,阿四心里暗骂:这个王八蛋,真够坏的。 

日子一长,阿四实在厌恶,不想再陪喝了,加上自己身体也有些受不了。

“嫂子,差不多了吧,我实在陪不了了,饶了我吧,另外,说实话,我看不起恁老公公这个人,太腌臜了做人,我嫌丢人!”阿四开始向小翠诉苦推辞。

“兄弟,帮帮恁嫂子吧,实话给你说吧,我就是想让他喝死!”

“啊!此话怎讲?”阿四大惊,一头雾水。小翠也不隐瞒了,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和计划安排告诉了他。阿四一时愣在那里了,这事完全出乎他那精明的脑瓜子,他一连抽了几根烟,快速运算此事的风险利益。酒杀!他脑子里突然迸出来这俩字,同时嘴里也顺口喊了出来。“对,就是酒杀,神不知鬼不觉让他死都不知道是咋死的。”小翠这时候俏丽的脸上露出可怖的杀机,让阿四心里一阵寒颤。

“你放心,兄弟,这事儿天衣无缝,谁也看不出来,还得落个我孝顺、你人物的名声,事成之后我会重谢你!”

“见外了不是,嫂子,哪能提重谢啊,咱说到底还是为民除害呢。”阿四有意把重谢二字加重了一下,他心里此时已经盘算好了,这个事情还得干,他心里恨恨地想:黄天,咱俩的债该有个了结了!

[!--empirenews.page--]

 

 五:浸 润

 

阿四同意和小翠合作,随后就是按计行事,基本上天天酒不断,小翠心急怕夜长梦多,就让阿四加大劝酒力度,多灌黄,别细斟慢饮。“我是个人啊不是机器,他喝多我也不少喝,知道啥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道理不?别没喝翻他倒给我撂那了。”这是实情,近期他的头也是天天晕腾腾的,想想,让别人多喝就那么容易?人家喝仨你不得喝一个?这就看酒量了,或许对方没事,你自己却可能爬窝了,好歹仗着自己年轻,有些资本抗衡。

一个半月过去了,黄天如做神仙,天天酒肉穿肠过,佛祖没心中留。活了60多了,自己这辈子还行,起点低就会快乐多,想想儿媳妇那粉嫩的身子在他胯下扭动着就禁不住嘿嘿笑起来,管什么死后报应下地狱的,他从不想这事······一阵头晕目眩袭来,他感觉要摔倒,最近感觉不舒服,常胸憋气闷,问小翠是不是需要开点药?“没事,爹,你身体恁结实不会有啥的,歇歇就好啦。晚上再喝点酒活活血,通通筋脉睡一觉就好了。”

“也是,听你的,翠儿。”

[!--empirenews.page--]

 

 六:魂 去

 

 阿四上劲儿了,他天天飚着黄天加大酒量,天天一瓶多。他知道,喝酒还是慢,如果再加上肥肉块可能效果更明显,大块肥肉对年纪大心血管不好的人就是强力杀手。

这一天又是电闪雷鸣,风雨交加,特别像黄天第一次奸污小翠的那个晚上,黄晓去县城进货不在家,小翠按阿四的授意,又是红烧肉,肥多瘦少,油滋滋的肥肉透着诱人的香。

也寸,黄天在外面和人吵了一架,气呼呼得直骂娘,脑门子上的青筋一蹦一蹦的,还没有喝酒了脸上就红的吓人。人在气头上就容易多喝,红烧肉上桌,阿四先叨一块大个的搁嘴里,噎得直翻眼儿。“看我的,你吃肥肉不行。”黄天蔑视地说,一连夹了三块肥肉,不咋咀嚼就下肚了,然后,一杯酒顺下去。“还是黄叔厉害,佩服。” 阿四恭维着,他确实不能吃肥肉,但使命在身,撑也得撑住。

一碗红烧肉,黄天逮了大半碗,又连灌了几大杯,阿四不停劝酒,这场喝,黄天喝了一斤多。夜深,黄大醉,话也说不成了,嘴角开始流涎 ,小翠在边上注视着他的变化,他眼神越来越迷离,喉咙呼噜呼噜似有痰出不来······ 朦胧中看着阿四斜咪咪的眼神和小翠冷冷的目光,黄天仿佛猛然明白到这是二人的圈套,他眼瞪得老大,想说说不出,想喊发不出声,手指阿四啊啊了半天,就觉得脑子一崩,不由自主仰面摔倒,头重重地磕在地板上“咚”一声响。

阿四傻了,这场面他少见,还是小翠冷静,上前看看,冷冷一句“不管他,先扔床上,怪难死嘞他。”抬他上床,二人就离开了。

翌日,小翠发现黄天没了气息,先定定神,才慌忙叫阿四等人喊诊所医生,医生来了让送县医院。。。。。。

黄天死了!!如一石投水,激起巨大涟漪。脑溢血突发抢救耽搁!县医院回天无力。村里炸了锅,说啥的都有,有说是报应来了;有说是小鬼来索命;更多村民是称快,说村里少了一害。黄晓也没太难过,本就没多少父子情,加上父亲的乱伦,他心里也窃喜。因是发病死亡,没人往深处想,办完丧事,村子很快就平静了。

[!--empirenews.page--]

 

  七:壶 归

 

阿四胆战心惊地度过了一些时日,风平浪静后,小翠没食言,给他一个包裹很严的东西。

里三层外三层打开后,东西露出了。阿四惊呆了:一把玉壶。正是自己当年被黄天掉包的那把!苍天有眼啊,阿四激动地闭上了眼,自己酒没白喝,壶回来了,莫非是祖宗显灵安排的这一切吗?

“怎么样?还满意吧?听说这是他从别人手里骗来的,值不少钱。”小翠把他拉出幻想。

“满意满意。”阿四连声道,他不想揭开谜底。

阿四此后像变了个人,凡事低调不张扬,和谁都客客气气,人往往经历一件大事后会性情改变。假如事情到此也算圆满了,天知地知。但有句老话:人算不如天算,也许是黄天的阴魂附身,一次和朋友喝酒,阿四喝高了,居然把这件事情给谝出来了,过后一清醒阿四虽百般辩解,但已是此地无银了,人多嘴杂,事情慢慢传开。直到有一天,警察出现在阿四家。。。。。。

佛曰:因果报应实为不虚。

黄天、阿四和小翠都栽酒上了,不过,黄天是酒头。(作者 孙伟杰)


分享到:
汽车团购报名(购车微信号:380691300 团购QQ群:339523925)
团购车型(必填)
团购车型(必填)
您的姓名(必填)
手机号码(必填)
请正确填写11位手机号码
所在地区
备注

您有任何购车疑问都可以填写在这里(包括价格、保险、上牌等等问题)。

继续阅读